180-3716-6061

霍雨昕专访:我们误会了爱情!

分享

分享到:

    发布于:2020-02-28 20:00  浏览量:1547  来源:未知

30.jpg

你何尝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你快乐时,能分享你的喜悦;在你哭泣时,能借你以肩膀;在你无助时,能给你以怀抱;你又何尝不想,为那个爱着的人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为那个你视之为生命的男子生一个可爱的孩子,为那个叫家的地方停止生命的流浪……你曾想,你一直都在想。可如今,爱情的滋味还未品咂够,你就已经厌倦了。怎么会这样呢?是我们误会了爱情么?为此,我们采访了北京万生心语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心理专家霍雨昕老师。

专家简介:霍雨昕

北京万生心语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美中国际心理学院欧文亚隆团体心理咨询与治疗培训体系、全人艺术化团体心理治疗连续培训项目负责人,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会员,沙盘游戏治疗师。

这是个对爱情失望的年代?


我们什么时候真正把握住了爱情,让它在我们手中细水长流、源源不断?年轻时“不求天长地久但愿曾经拥有”的豪迈,毕竟敌不过“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的晚景凄凉。难道我们再也不能唱爱情的高调,只能随行就市、将就凑合么?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爱情的尴尬之处,它恰恰反映出了我们无可名状的忧伤。

 Q:爱情在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只是一个选项么?

 霍爱情就如同高峰之巅的雪莲,高雅、圣洁,它激发着我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对理想境界的追求,对完美意象的渴望。爱情可以说是人类所有美好情感与需求的集体向往。

爱情还承载着人类的基本心理需求:被他人接纳、被一个重要他人的认可。这是我们存在的价值体现。当一份美好的爱情来临时,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可信赖、安全、亲密关系的开始,而这正是人类归属需求的基本特征。

 Q:生活中若没有爱情意味着什么?

 霍马斯洛理论把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类,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排列。在第三层次的需求中,情感和归属的需要中包含了爱情。

在生命原始而本能的刺激下,人总是处在满足生理和心理的各种期望之中,人人都希望得到相互的关系和照顾,感情上的需要比生理上的需要更为细致。爱情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当生活中没有爱情的时候,一个人更容易形成心理的空洞期,具有孤独感、恐惧感。感受到的是自我价值感的降低,寻求以其他替代性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如上网聊天,疯狂工作等,更有人会感受到生命的无意义感。

 Q:如果没有了爱情,我们该怎样生活?

 霍第一句话:成为更好的自己。第二句话:当你自己是公主,才能吸引来王子。第三句话:只有当自己学会爱自己,才能学会爱他人。第四句话:当自己的内心的爱满满时,才能给予并收获到同样满满的爱;第五句话:生活从来都是自己,不是为别人的。

我们误会了爱情


假如嚼着对象完美,自身就会感到幸福,每一个毛孔都塞满了力量;一朝不如意,便立马变调,视对方为倒腾情感的二道贩子。爱情的发生几乎总是这样伴随着对伴侣的极端化,它仿佛迷雾,甚至有诅咒的凶险:它包围,它缠绕,它烈火般的煎熬...是欣快,是悲苦,全凭着它了?

这个阶段建立在隔离和否定现实之上,处在“不正常”的边缘,对结合感到焦虑,不由地把激情妖魔化,这种过分敏感又带来新的恐惧。我们知道这样不好,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所以我们开始怀疑,我们是否找对了人;我们轻信,一定还有个灵魂伴侣;我们断言,爱情从来就包藏祸心。可专家说了,真相不在这儿!

 Q:有人说爱很伤人,真是这样吗?还是我们根本就误会了爱情?

 霍当有人说爱是很伤人的。我想“爱情”是躺着中枪了。我们先要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爱情有三个层次和三个主要的特征:三个层次是:以性爱为主,以情爱为主,性爱和情爱的和谐统一。层次越高爱情就越牢固,越有生命力;三个特征是排他与守一的统一,冲动与韧性的统一,自私与无私的统一。

很多时候是我们误会了爱情,很多的爱情是需求及性欲的结合体。有的人把自己对一个人的控制当成了自己爱他,有的人把性做为自己爱一个人的标志,有的人把自己对安全感需求投射到对方身上错认为那就是爱。最常见的例子就是在原生的家庭中不被重视,现在有了恋爱的对象,需要对方时时表达、时时关心,这就是心理学里所说的移情,这样的爱自私多于无私,索取多于付出,当这样的关系一再以相同的模式重复出现,爱就会演变成为另一个人的负担。

其实爱情是一门艺术,需要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张小娴曾说过一句话:真爱,不是因为你能给我带来什么而爱你,而是因为爱你而准备接受你带来的一切。真爱是在内心深处有这样的把握,既使所有人都不与我为伍,你还会站在我身边。

 Q:你觉得是爱情让我们为难,还是我们让爱情为难?我们该如何与爱情相处呢?

 霍这个世界能让我们为难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们自己。爱是需要爱的能力的,当我们具备了这样的能力,爱情就可以与我们和平相处。借助他人的观点陈述:

■ 需要一个人具有给予他人爱的能力。首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需要什么,适合什么;也要了解他人,了解他人的真正内在的需求;要学会如何主动关爱他人、帮助他人,具备给予他人爱的条件。其次,要培养爱的表达艺术,掌握施与爱的技巧。许多恋人之间矛盾不断,并非缺乏爱,而是缺乏爱的表达艺术。

■ 接受爱的能力。爱是双向的,不仅仅是付出,同时也是收获。一个人只有领悟到了他人的爱,才有可能给他人以更大的爱。

■ 拒绝爱的能力。拒绝爱的能力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敢于果断地、理智地拒绝自己所不希望得到的爱情。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不要因一时的勉强和将就,错爱一生,造成终生遗憾。二是要掌握适当的拒绝方式。尊重每一份真挚的感情,珍重真挚的感情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学会用充满关切、尊重、机智的方式来维护他人和自己的尊严。

 Q:爱情是怎样的一种存在,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吗?

 霍爱情的本质是一种依恋的过程,它就象宇宙的星空永恒存在。人类付于了爱情太多的想象,倾注了太多美好的向往,让爱情变得如此神秘又如此遥不可及,真正可遇不可求的可能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完整的爱。

R. Sternberg﹝1988﹞提出过爱情三角理论,认为爱情含有三种成分:亲密、激情、承诺,完整的爱是这三种成分交互作用,是真爱的本质。

爱也许是我们最后可以相信的事情!


在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里,范柳原对流苏说的那句话让人久久难忘:“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烧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堵墙。流苏,如果我们那时侯在这堵墙根下遇见了……流苏,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

是的,也许有一天,这个世界真的就坍塌了。但是,爱也许是我们最后可以相信的事情!

 Q:爱情与信仰有关吗?

 霍我个人认为没有关系。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正是因为它是人类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基本需求。因此不论有无信仰,都需要爱情。当一种爱升华为博爱,它依然是人类爱情中的一部分。

 Q:为什么有人一想起爱情就恐慌,声言再也不敢相信爱情?

 霍恋人之间有强烈吸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对“完整之我”的追寻——将对方看作是理想化自我的一部分。人在恋爱之时会退行到三岁之前,恋人之间的互动与婴儿及父母之间的互动极为相似,在情感上不分边界,难舍难分。

但当激情过后,理想化的“自我”逐渐消失,对方以一个独立的个体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时的失望、攻击、批评等都会成为恋人之间控制期与反控制期的主要表现。这时情感的感受是“我”是不好的,“我”是找不到完整自我的,“我”是被人欺骗,这些负性情绪的出现,导致“我”对自己价值的否定。这个否定的过程是自我感受的过程,但大多数人将这此外化为“爱情”是不可信的,是“爱情”这个东西太可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蝇的心理,是一种将负向情绪泛化的心理过程。是一种内在自我的较低的表现或者在过往的成长经历中心理的创伤外化。

 Q:仓央嘉措说,“爱就在那,不增不减”,你怎么看?

 霍从一种更宏大的宇宙观来讲,爱是守恒的。它以它本来的面目存在于客观世界里。从一种高自我的价值观来讲,我爱你,就是我爱你。它不需要条件,不需要回报,不需要承诺,不需要你来满足我。我选择我爱你,我的爱就会在那里。这是一种高度和谐的爱,一种完整人格下的爱,一种彼此自我的探索和灵魂的交集。

在更现实的层面,很多人期望付出的爱是有回报的,是你能给我表达的,是你能给我带什么的,是你能满足我什么的。这时大多数人期待的爱,不是“就在那里”就可以了,需要有表达、有行动、有外化的体现。当两个人相遇,从初期达到相互理解“我的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和两个人高度的合一。

 Q:有人说“爱是对生命的投资”,你认同这样的观点吗,为什么?

 霍成熟的爱是一种很深刻的关系,这种爱的积极动力就是让一个人的“自我”借由着另一个生命有所安放。当一个人有爱的能力,可以付出爱也能接受爱,他内心沉静的力量和才能就会发挥出来,在爱一个人的同时,他的被需要感、责任感都会得到体现,这时双方的生命都会变得具体、并有着更高的价值感。生命因为有爱而变得更加有意义、有价值。

“爱”是最好的疗愈力量。现在大多数医疗专家和心理学家都会认可,人是需要身心合一的,一些身体疾病的出现,与情绪、心情有很大的关系,如肠胃的疾病与委屈的情绪有关,乳腺疾病与缺少关爱有关等。所有的情绪都与爱的缺失有着密切的关系,爱是具有疗愈功能的。当我们把爱当做一种生命的投资来看待,它所收获得一定是一生的富足。

后记:

一如张小娴所言:“我们从来没有自己所以为的那么爱一个人。我们追寻爱,只是寻找遗落在某个地方的自己。”我们之所以恋爱,并不是为了献身给另一个人,也不是为了和另一个人一起生儿育女,而是为了对爱进行思考,只因爱是我们自我实现的工具。

套用亚当.斯密之言:我们每个人都努力地利用自己的爱,最大化自己的产出。我们这样做,既不是为了另一个人,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为另一个人带来了什么。我们只追求自己的安定,追求自己的私利。我们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无意之中给对方带来了幸福或苦痛,而我们把这些统统归结为爱情。看来,我们和爱情之间的误会闹大了!


关注官方微信